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2019-05-16 04:10:02  来源:NET1633

2018年10月,是法国里昂卢米埃尔电影节十周年大庆,来自全世界的明星荟萃,电影节向好莱坞的传奇明星简·方达致敬,也没有忘记向大师胡金铨的武侠片回顾致敬。香港功夫女王郑佩佩[微博]作为官方特邀嘉宾,亲自来到这里,为自己的影坛伯乐胡金铨站台,向更多法国观众推荐来自东方的经典武侠作品。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这个有着开明美誉的母亲,此次法国行的保航护驾者,正是一双儿女。采访前郑佩佩一一介绍,对后代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很高兴他们继承自己,如今也开始进入电影圈从事制片工作。前一天刚到里昂,虽然还在倒时差,年过七旬的功夫女王精神状态看起来却非常好,大赞这里不选择商业票房大片,而是更专注于推介那些高品质的、尤其是已经离世导演的经典作品的办节原则。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1966年,她和岳华联合主演,胡金铨执导的《大醉侠》为中国新派武侠片开山之作,此后《侠女》更是在戛纳电影节舞台上大放光彩。年轻时闭月羞花,灵气四射,了解她的传奇和起伏人生,很难相信号称亚洲功夫影后的郑佩佩,如今平静地坐在那里,穿着舒适简洁的家居服,接受采访如同唠家常,慢条斯理地和你聊电影,聊人生,脸上总是淡然的微笑,看上去更像是一位柔和安静的邻家奶奶,天然给人亲近感。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花木兰从军 对话郑佩佩:我就是那个会替父从军的花木兰

《大醉侠》中的郑佩佩

一切是机缘还是巧合?卢米埃尔电影节举办期间,10月20号这天,她的老搭档和初恋情人,香港著名演员岳华因病不幸在加拿大去世。据后来媒体报道,郑佩佩是当晚一觉醒来后得知噩耗的,一切如同身在梦中的不真实。而就在同一天的早些时候,《大醉侠》在里昂市政府一旁的歌剧院影厅做最后一场放映,电影票早早售罄,郑佩佩在这里停留的最后一日,坚持来到放映大厅和观众见面,推介影片。

这是她和岳华合作拍摄的第一部作品,之后两人坠入爱河,成为彼此的初恋。50多年过去,两人各自有了不同的人生经历和家庭儿女,从前往事只能遥望相忆,如今更是阴阳两隔,令人唏嘘。不过以电影《大醉侠》这个两人结缘的媒介做最后的告别,也算是欣慰了吧。

1、以前的武侠片有内容,更吸引人

新浪娱乐:您这次来里昂卢米埃尔电影节,是作为中国武侠片、尤其是向胡金铨导演作品致敬的代表参加,心情是不是很特殊?

郑佩佩:胡导演离开我们20年了,我们在他走的时候就成立了一个关于他的基金会。基金会的人都很赞成我来参加影展,因为他们真的是很看重胡导演的作品,胡导演不仅是中国武侠电影的大师。因为由他开始,尤其是我很荣幸的能够演他最初的《大醉侠》。

之后很多香港武侠电影都受他影响,按照他的模式去拍。所以我有机会能够带着他的影片,让全世界的人都了解,这是我的最基本目的。基金会就是希望能够把他的影片推送到全世界,因为很遗憾的是,不是所有的华人能够了解他,尤其是年轻一代看到的机会要少很多,所以这是我们的责任。

《大醉侠》法国版海报

胡导演最后的心愿是拍《华工血泪史》,这也是我们基金会的任务。我们现在虽然有版权,但并不是唯一的一家,所以希望全部拿回版权后,可以完成他的遗愿。

新浪娱乐:武侠片一直是华语电影走向世界的一扇大门,很多西方观众了解中国电影是从武侠片开始的,甚至很多人就止于此,对中国今天的电影并不是了解。和80年代前的香港武侠黄金时代相比,今天武侠电影其实已经有了很多变化,您怎么看这一切?

郑佩佩:对,我很庆幸我还一直在这行业中。当时胡导演就觉得动作片一定是打开世界大门的一把钥匙。原因是每个人都能够了解,如果是乡土片等,人情风味不一样,外国观众不容易完全懂得,只有武侠片、动作才真正打开世界大门。所以我觉得一定是这样的。

新浪娱乐:您看今天在华语世界,武侠片已经和黄金时代不是一样的格局了。

郑佩佩:主要是因为现在的武侠片太过注重打斗。那时候都是比较有故事那种,有侠义,武侠片就一定要有侠义在。如果没有传统的东西,只是两个人碰到一起打,那是千篇一律,对不对?可能回到以前那样子,武侠片会更吸引人。

郑佩佩在里昂

新浪娱乐:现在回忆香港武侠片的黄金时代,会有一种感伤的怀旧情结?

郑佩佩:香港电影因为市场关系已经走向中国。不能说香港片只是代表香港,现在回归了应该就是中国片。但我对于武侠片来讲有另一番情谊,我希望武侠片能够回到以前比较有内容、不是见面就打会更好。因为见面就打的话,现在在科技、技巧方面是比以前好,但是没有了内容。偶尔出来一些有内容的戏,就是一个惊喜!

新浪娱乐:您一直还在关注当下武侠影片的发展状态,有没有看过侯孝贤导演的《聂隐娘》,王家卫导演的《一代宗师》或者其它武侠片?

郑佩佩:是的,这几部片我都看过,但是我比较推崇的是陈可辛的《武侠》。我觉得《武侠》其实比较多一点(内容),其它几个都有他们本身的风格,比如说《一代宗师》,是在雨中打,非常美。但仍然你可以看到所有这些戏都逃不过以前武侠和胡导演的影子。

2、 年轻女星的一些毛病:社会和体制应该检讨一下

新浪娱乐:这个是从导演的风格上,从表演上,您和年轻一代电影人还有很多接触,比如参加电视节目《花儿与少年》或者拍摄新片等,如何看待今天的明星和香港黄金时代女星的变化?

郑佩佩:现在的武侠片,从李小龙以后都比较注重男士。因为男士有肌肉,可信度比较高。所以不一定是现在女星更难做,有好的故事,不论是男女都可以一鸣惊人,而不单单是以前。我生在那个时代是很好的时代,(笑)因为那时候永远是女明星的天下。那个时代跟现在比其实还是差很远的,也不能说谁对谁错,只是不同的阶段。

年轻时的郑佩佩

新浪娱乐:大家的工作或者精神状态其实也不一样,比如您特别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明星架子,但现在很多年轻小明星不是这样的。您跟她们接触会不会觉得这个方面还是以前更好?包括现在的各种明星逃税漏税的丑闻,好像以前的明星很少有这些负面的东西?

郑佩佩:以前跟现在还是不一样,时代不一样。我一直在圈子里,他们都对我很尊敬,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不接受,但是他们的习惯是别人养成的。(社会?体制?)对,我想社会和体制应该检讨一下。

3、 一生拍一部好片子做纪念,就够了

新浪娱乐:您和很多大导演都合作过,胡金铨、李安、张彻等等,觉得他们在执导古装片武侠片上风格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差异?

郑佩佩:当然每个导演都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不一定谁对谁错。比如说我当时跟胡导演在一起,我们是一起进军武侠世界,所以有很多疑问,我的疑问就是观众的疑问,可能感情上就不一样。李安也是很好的导演,因为李安工作方式上和胡导演上很接近,两个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说他们都亲力亲为,完全不是动作就交给动作指导,而是每个环节都会参与。

有的人会觉得这部分属于动作导演的,那这段时期动作的拍摄就应该交给他们。其实如果导演能够完全阐释,影片会更像他们的作品和风格。

郑佩佩出演李安《卧虎藏龙》

新浪娱乐:李安导演跟您还是有一些相似的经历,比如说你们都是在美国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对东西方文化的理解可能比其他一些导演会更深刻一些,那么在拍片交流上,是不是会更容易?我知道您为了他的片子推了其它五部电影拍摄。

郑佩佩:(笑),我推掉其它拍摄,主要是我相信他的东西,我们家的孩子都很相信他的东西。我觉得有时候能够拍一部好片子,做一个一生的纪念。一部好片子就够了。当然,拍摄其它的片子对中国演员还是很重要,否则你就没有饭吃,外国演员也许可能拍一部戏就可以吃一辈子,对不对?在中国演员有时候很无奈,他们不得不多产。但是如果你认定这部戏对你会有影响力,一部就够。

4、更希望别人看自己是演员,而不是光靠动作

新浪娱乐:现在还有什么遗憾吗,比如想和哪一位导演合作,或者其它期待?

郑佩佩:其实《卧虎藏龙》以后,我拍的比较多的是国际电影,很多新导演有不同的火花,比如说 《轻轻摇晃Lilting》、《meditation park冥想公园》,都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展现我的事业。我现在更希望别人觉得我是个演员,当然我现在也打不动了。不是光靠动作,而是有内心的理解,随着经历的增加,对人对世界的理解可能也更深刻了,通过角色来反馈。

郑佩佩出演加拿大电影《冥想公园》

郑佩佩:是的,不一样了。我现在演戏,比如说再看以前的《大醉侠》,我觉得那就是胡大爷的戏,其实并没有我自己的影子,因为那时候太年轻。19岁,太年轻了,不懂。当然现在没有机会给我演这样的片子,是不可能了。所以机会只有一次,走了就是走了。

新浪娱乐:看看您的一生经历,其实等于很多普通人的好几个人生,不同的阶段做了很多事情:很早就结婚生子,为了传宗接代生了很多孩子,这样的做法看起来很传统,但另一面,又有着那种现代女性的独立自主和洒脱的精神,这两方面是不是很矛盾?

郑佩佩:(沉思)什么环境会做出什么决定,不一定是很矛盾的事情。我做人基本的个性还是没变。

新浪娱乐:如果再有机会重新做一些选择,您做过的这些会有改变吗?

郑佩佩:(沉思)我相信如果是我的话,会有改变。怎么讲?可能当时有很多事情不如人意,但是过后想想,每件事情都是代表我。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我就不能完全开心。所以年纪越大,就越觉得这些都不可或缺。

新浪娱乐:看您的一些采访,发现您现在对生活的认知非常通透豁达,无论是对错或者是悲喜,都是一种有距离很开放的心态来看待,生活中您也是一个非常开明的母亲?

郑佩佩:对。不过,我开不开明,(转向一旁,笑)就要问身边这两个孩子了。

郑佩佩主演英国电影《轻轻摇晃》

新浪娱乐:您在英国影片《摇摇晃晃》中和本·卫肖演对手戏,扮演了一个非常传统的母亲,对孩子的选择也是传统母亲的态度,现实生活中你应该是正好相反的吧,无论儿女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会很支持?

郑佩佩:当然是。只要他们能够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不愿意帮他们选择,但是也不愿意做他们的绊脚石。如果是有机会的话,我一直会祝福他们。

新浪娱乐:他们很幸运有您这样的母亲……

郑佩佩:可能是,但是幸不幸福只有他们知道。

5、 唯一遗憾:再没有机会演年轻的花木兰

新浪娱乐:2018年您还拍摄了好莱坞的《花木兰》,这是一个怎样的经历呢?

我很高兴能够拍迪士尼的电影,觉得是一个很有趣的学习机会。他们用的机器……都是我的学习机会。单单说花木兰这个角色,我其实很向往当初的花木兰,但是我的花木兰那时候是黄梅调,是凌波演的,错过这个机会就没有了。

后来我又演过电视剧《花木兰》,袁咏仪[微博]扮演的花木兰,我是以一个婆婆的身份出演,是一个喜剧搞笑的,然后最近又拍过一次花木兰,是《花木兰传奇》,但是我始终没有演过花木兰,包括这个好莱坞电影里面,我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但是是很好的。

1998年电视剧《花木兰》

新浪娱乐:您是觉得花木兰身上有您个人的什么影子?

郑佩佩:花木兰?其实就是我,是不是?如果我的父亲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替父从军。佘太君,也有我的影子。我觉得这几个角色佘太君我是碰到了,但是花木兰是没有机会了。如果你说遗憾的话,这就是一点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