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2019-05-16 04:10:50  来源:NET1633

大明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正月初一,北京城里刮起了大风霾,起瓦震屋,飞沙走石,在古代星象术士的眼中,这是边事刀兵大起的征象,乃大凶之兆。按照传统,皇帝要在这一天的清晨接受百官的新年朝贺,然而当崇祯皇帝早早来到皇极殿时,本应文武齐贺的朝堂却只有守门锦衣卫一人。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面对此种情景,朱由检不禁有些诧异,于是下令打开宫门,不停鸣钟,召唤大臣,但大臣们依然久久未至。后来虽然勉强凑起了一些大臣,但是此时人心惶惶,朝班混乱,毫无喜气可言。崇祯皇帝或许自己也知道,他苦苦支撑了十七年的大明王朝已如同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再无半点生气了。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正月初八,李自成命李友等人留守西安,自己则亲率大军东渡黄河,向北京进发;同时,移牒明廷兵部,相约决战,声言将于三月初十抵达北京。二月初李自成大军攻克太原,然后兵分两路:一路由李自成亲自率领,经大同、阳和、宣府、居庸关,直捣北京;另一路由大将刘芳亮率领,沿黄河北岸攻打卫辉、彰德、大名、保定,牵制明朝南方援军,配合李自成夹击北京。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面对来势汹汹的大顺军,崇祯皇帝询问群臣应对之策,并作出了一副要御驾亲征的样子,然而实际上当时的明朝已经无力阻挡李自成的进攻了。群臣默不作声,这时东阁大学士李建泰突然上奏说:“臣家乡在曲沃,颇有家资,我愿以家产充军饷,领兵前往讨贼。

朱由检上吊图 朱由检自缢煤山

”听到这里,朱由检大喜过望,随即加封李建泰兵部尚书,赐尚方宝剑,命其以督师辅臣的身份“代帝亲征”,并亲自在正阳门上目送李建泰出京。然而李建泰自请讨贼,实际上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家乡不被农民军占领,而其所谓的“代帝亲征”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的作秀,“大军”一行不过五百余人,所以他刚一出京,士气便急转直下,士卒不断逃走。

当李建泰得知家乡已经被大顺军占领后,竟一下子惊出病来,既不敢前行,也不敢后退,只是以每天30里的行军速度在京师附近打转,最终遭遇刘芳亮所部,李建泰投降大顺军,一场“代帝亲征”的闹剧就此滑稽收场。

当时大明王朝在北方的军队已经被消灭殆尽,崇祯皇帝可以倚仗的军队就只剩下辽东边关吴三桂所统领的关宁铁骑了。面对严峻形势,蓟辽总督王永吉、巡抚杨鹤等联合奏请放弃关外的宁远城,调吴三桂率军入卫京师。崇祯皇帝对此犹豫不决,于是让内阁大臣陈演和魏藻德拿主意,谁知他们二人恍若呆鹅,谁都不表态,私下里讨论说:“如今皇上着急了,才考虑调吴三桂入京,等到事情平定下来再以放弃关外土地的罪名杀掉我们,这可怎么办?”后来他们建议崇祯帝召见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听听他的意见。

吴襄面见崇祯帝,以“祖宗之地,尺寸不可弃”为由坚决反对吴三桂率军入卫,并且指出调关宁铁骑进京至少需要一百万两军饷。可是当时国库空虚,朝廷一时之间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而崇祯皇帝又不愿意动用宫中内帑,于是下令百官、勋戚捐资助饷。

皇帝自己不舍得拿出内帑,达官贵人们也都相顾不动,结果前后所得不过区区二十万两。就这样,调吴三桂率军入卫京师的计划因为凑不齐百万军饷而搁置起来。直到三月初六,随着形势的日益严峻,崇祯皇帝终于爆发了政治领袖本应有的强硬态度,强令吴三桂放弃关外的宁远,火速率军入京,然而此时大顺军已经近在咫尺,关宁铁骑显然远水救不了近火。

“代帝亲征”无非是虚张声势,调兵入卫也是缓不济急,在这情况下,“迁都”或许是崇祯皇帝摆脱困境的唯一选择了。正月初三,崇祯帝在德政殿召见了左中允李明睿,向他询问御敌之策,李明睿屏退左右,低声对崇祯帝说:“目前形势危急,只有迁都南京才能摆脱当前的困境。

”听到李明睿的建议,崇祯连忙对他说:“朕早有南迁之意,只是苦于无人支持。”因为对于皇帝而言,“迁都”意味着放弃宗庙陵寝,所以必须通过内阁、六部重臣讨论形成朝廷的共识之后才能执行。

可问题是,大臣们害怕承担责任,谁都不敢在朝堂上提议迁都。直到三月,崇祯帝着急了,才在朝堂上公开讨论“南迁”的建议,而内阁首辅陈演反对“南迁”,言官们也猛烈抨击“南迁”的主张。迫于群臣的压力,崇祯皇帝最终做出了死守北京的决定,“南迁”之议就此作罢。在当时内无强兵、外无援军的形势下,困守北京实际上就是坐以待毙,大明王朝的覆灭已经无法挽回了。

话分两头,李自成攻克太原后,亲率主力东进,一路上所向披靡,除了在宁武关遭到山西总兵周遇吉的阻击外,几乎没有遇到明军有效的抵抗。三月初七,大同总兵姜瓖献城投降。次日宣府总兵王承胤、监军太监杜勋也决定开城投降,当时巡抚朱之冯欲登城抵抗,然而却无人响应,无奈自杀。

三月十五日,大顺军抵达居庸关,监军太监杜之秩以及总兵唐通不战而降。十七日,大顺军进入北京郊外,明军京师三大营溃降,大顺军于是利用俘获的火炮猛轰京城,炮声隆隆日夜不绝。十八日晚,李自成下达了总攻的命令,太监曹化淳打开彰仪门投降,大顺军进入外城。

身在皇城的崇祯皇帝登上煤山,望城四周,已是烽火连天,知道大势已去,徘徊许久后回到宫里处理后事。他亲自给自己的三个儿子换上破旧的衣服,派太监将他们送到外戚家里避难,临行前叮嘱他们:“今天你们是太子和皇子,明天就是普通百姓了。

出宫后见了老者叫伯伯,年轻的叫先生。你们要学会保护自己,如果能够活下来,记得为父母报仇,不要忘了我今天的嘱托。”然后逼迫周皇后自缢,并召来公主,大呼:“你们为何要生在帝王家?”说罢,挥剑杀死了幼女昭仁公主,砍断长女乐安公主左臂。

十九日凌晨,崇祯帝换了行装,手持三眼枪,带领太监王承恩等数十人出东华门,欲逃出城外,怎料到了崇文门、正阳门等处,守门官兵不知是皇帝出城,以为是发生了内变,坚决不放行;之后又来到安定门,城门已被锁死,无奈之下崇祯帝只得回宫,鸣钟召集大臣,却无一人到来。

最后,崇祯皇帝来到煤山,自缢而死,并在衣襟里留下遗书:“朕自登极十七年,致敌入内地四次,逆贼直逼京师,虽联薄德匪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联也,朕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联尸,勿伤百姓一人。”

至此,通过农民起义建立起来的大明王朝统治276年之后也在农民起义的烽火中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