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2019-05-16 05:06:34  来源:NET1633

公元613年,隋礼部尚书杨玄感趁隋炀帝发大军二征高丽,在黎阳举兵造反。杨氏六月起兵,至八月便被扑灭。这场诡异的战争虽说旋起旋灭,但差点以“中心开花”的形式引爆大隋帝国,其过程和结局令人深思。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隋的频繁用兵 严重消耗了自身实力

大业九年正月,隋炀帝不顾大修运河与修建长城造成的民怨沸腾,第二次征发大军进攻高句丽。被无穷无尽的劳役、税收压迫的没有生路的农民,逐步掀起武装起义。当时正在黎阳负责大军后勤供应的杨玄感,瞅准时机迅速起兵造反。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杨玄感是隋开国功臣杨素的儿子,在父亲悉心培养之下,杨玄感不仅政治眼光颇高,军事方面也积累了深厚素养。

掀起叛乱的杨玄感

黎阳是大运河南北交通的重要枢纽,永济渠自此而过通往涿郡,像一条长长的大动脉支撑着前方大军。而杨玄感正是这条大动脉的心脏。他声称现在山东河北盗贼频发,水路上甚不安全,扣着军粮不发。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隋末霸王杨玄感 杨玄感之乱 一场没有打好的“中心开花”式的战争

与此同时,他令人谎称隋朝水军大将来护儿起兵造反了,以讨逆为名,闭黎阳城大索男丁。接着,杨玄感从运粮的役夫中选择少壮5000余人,又从江南丹阳、宣城来的水手中挑选3000余人。联合诸郡兵员,勉强凑了10000余人。

黎阳原有居民一万余户,只征了这么点兵,也反映出一个惊人的事实,河北山东一带的民力近乎枯竭了。城内没有积蓄多少器械甲杖,部队的武器配置很寒酸,军旗是用大船上的帆布改做的。士兵每人只有一柄单刀,一个柳条盾,没有弓箭,也没有铠甲。只有这点本钱了,但既已公开造反,再差也必须立马上阵。

杨玄感的计划在于截断隋朝的南北交通命脉--大运河

影视剧中的李密形象

蒲山郡公李密,就是那位日后领导瓦岗军纵横中原的义军首领,曾向杨玄感提出了三条策略:

上策是,以主力直取蓟州。将辽东隋军堵在关外,候其粮尽崩溃。

中策是,迅速袭占京师长安。号令天下,让隋炀帝退无所据。

下策是,就近进攻洛阳。但有可能会顿兵于坚城之下,失去兵机。

李密三策虽短,却有着广泛而深刻的战略内涵。他实际上提出了灭亡隋朝总的战略指导。

隋朝的政治中心在北方,以长安中心的关中,辐射控制着北至河东、南至梁益、西至陇右的广大地区。这些都是魏周隋三代,七十余年的传统政治核心。以洛阳为中心的河南,则控制着崤函太行以东与淮河以北的北方。要想摧毁隋朝,占领政治中心是首要任务。

隋朝主要粮赋来自江南 但其统治中枢依然在北方

从经济层面来说,长江以南沿岸地区,经历了南朝四代的开发,财赋产出不论质与量都有了长足进步。但是在最关键的指标——人口方面,江南诸郡县还远远不及北方。

关中、河东、河北、河南、山东、徐兖这片传统意义上的北方区域,人口十分密集。长安、洛阳、齐郡等地县均户数均在一万户以上。而江南地区则远远落后,哪怕是江北第一大都会江都郡,县均才七千二百余户。南面的会稽郡,县均五千五。有些地方一郡人口竟没有北方一个县多。

人力是古代经济的基础。所以,起兵造反据有北方是基础,其中尤以关中和河南最重要。只要这两个地方打开花,对周边区域将会带来强大的辐射效应,隋朝天下也就会一片连一片地土崩瓦解。

杨玄感虽然对李密的策略表示赞同,但在具体实施上他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主张先攻下洛阳,收取百官的子弟家属,用以要挟在朝诸官。再以攻下洛阳为榜样,显示自己的军威。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他在根子上没有摆脱勋贵子弟驽马恋栈的思想。格局不同,看待同一个战略的出发点便不同。

当杨玄感起兵的消息传到辽东前线,炀帝大为震惊,忧心忡忡地对纳言苏威说:此小儿聪明,得不为患乎?

苏威身居宰相之位数十年,政治经验十分丰富,他认为此人不足为虑:玄感粗疏,非聪明者,必无所虑。

正在同高句丽人激战的隋军

隋朝洛阳城布局

杨玄感决意先打洛阳,首先金国河内郡,随后绕路南渡黄河,直取洛阳。由于之前政治动员做的好,沿途不少官吏、民众受到杨玄感的煽动,纷纷加入。

叛军分为两路,南路由杨玄感的弟弟杨积善率领,一共3000人从偃师县沿洛水向西,进攻洛阳东南方。北路由另一个兄弟杨玄挺为先锋,从白司马阪翻越邙山,自东北进攻洛阳。两军迅速杀到洛阳城外,屯驻在长春门。

东都洛阳自北魏迁都一百余年来,始终是河南最强大的中心型城市,拥有极为完善的城防设施和优良的地理条件。隋大业元年重修东都,虽不详其具体大小。隋朝的东都西起瀍河,洛水穿城而过,范围亦当不小。其城北靠邙山和黄河,西南是伊阙山,正西则是崤函古道,一派大山连绵。

炀帝大治东都,作为副首都,不仅配了一套规模相当于中枢的行政班子,镇兵数量亦十分充足,作为摄控中原之用。征辽出发前以越王杨侗留镇东都,派樊子盖为东都留守实际主事。

樊子盖遣河南令达奚善意率5000兵出拒杨积善部,河南郡赞治裴弘策率8000兵出拒杨玄挺部。洛阳的留守兵自隋朝建国以来三十余年未见一战,能力早就退化。达奚部出城时便尽怀畏惧之心,其军驻扎在汉王寺,杨积善部杀来,两军还未接触,达奚善意的部队便崩溃了,争相逃回城中。营中铠甲器械都被杨军缴获。

隋朝的精锐部队都部署在边境地区 内的留守士兵往往战斗力差

裴部稍微好些,进至白司马阪与杨玄挺部遭遇。两军一交,裴部大败,退兵三四里,随军铠甲器械被杨玄挺缴获。裴弘策收败兵结阵,准备再与杨玄挺交战。杨玄挺一鼓作气,约束众军坐下休息,示以没有战意。等到裴弘策军稍稍懈怠,杨玄挺忽然上马冲杀,顿时将裴军冲散。如此这般,两军交战五次,裴弘策终于抵挡不住,被杀的只剩十余骑逃归城中。余众都被杨玄挺所俘。

杨玄感趁大军连胜,在上春门立誓,声言不为富贵,只为推翻暴隋解民于倒悬。洛阳父老受杨军胜利之惑,又见杨玄感如此,回想这八九年被炀帝折磨的生不如死,顿时如同见了大救星,纷纷送来馈军物资。许多青壮男丁纷纷投军,杨玄感军队规模立即扩大起来。

东都守军惨败如此,城中人心惶惶。樊子盖果断行使留守的权力,以军法处死裴弘策,压服人心。杨玄感的部队则因为缺乏攻城武器,无力拿下洛阳,双方于是相持下来。

这场剧变也影响到了远在高句丽前线的隋炀帝。东征军丢下手头的战事,开始向内地撤退。由于组织混乱,前线的军粮、器甲、攻具以屯积如山,悉数丢弃。

撤退途中,炀帝随即发出诏令,调遣安排围剿杨玄感之事。左武卫大将军宇文述和右候卫将军屈突,通各率一军南下救洛阳,虎贲郎将陈棱攻黎阳。留守长安的代王杨侑遣刑部尚书卫玄率军东出函谷救洛阳,在东莱督帅水军的大将来护儿来不及上奏便率军西返进攻杨玄感。

杨玄感的叛乱 迫使隋军在危机情况下疯狂撤退

心高气傲的隋炀帝 也对杨玄感的叛乱 忧心忡忡

此时的杨军尚有制胜的机会,大致的方向似乎有这三种:

其一是集中主力,西上逆击卫玄所部。据险而守长安,传檄天下,掀起天下万民推翻的隋炀帝的浪潮。

其二是联络义军,进一步扩大河北山东以及中原农民起义的广度和烈度,北阻隋军南下之路。前提是杨玄感必须赐义军首领以名位,充分利用他们的力量。这是“中心开花”的题中之义。

其三是南走江东,击灭隋朝在那里较为薄弱的力量,据江东财赋为己有。届时隋炀帝注意力将不再被江南所扰,必将再事征伐高丽之事。而北方民众受杨玄感之激,起义之势将会复炽。这是“中心开花”式战略的引申之义。

但杨玄感却没有把握住这些机会,最终决定了自己的灭亡。在起义军持续进攻洛阳城而不能得手之际,第一拨隋军援兵到来。他们是长安的卫玄所部,总共70000人。

面对前线赶回来的精锐 叛军基本没有胜算

杨玄感兵力占优势,又是以逸待劳,不把卫玄放在眼里。两军开打后,杨玄感命前军伪败,引诱卫玄军来攻,而后伏兵尽起,全歼卫玄的前部。战斗中,杨玄感使用长矛,每次上阵无不自上马冲锋。士卒们见杨玄感如此,称其为当世项羽。

卫玄部大受损失,便向北移兵,背靠邙山扎营,作出一副打不死便不退的拼死架势。洛阳城内外两军隐隐形成犄角之势,杨玄感陷入两面作战的不利局面。后者很快发起突袭,将杨玄感的弟弟杨玄挺射死。

很快,第二波援军在屈突通的率领下赶到。杨玄感害怕屈突通与卫玄合兵,打算分兵拒屈通突于黄河北岸。但依然困守城中的樊子盖还是用微弱的兵力,屡屡出击,使叛军无法分兵去堵河阳渡口。屈突通得以顺利渡过黄河,屯兵于洛阳东北。

杨玄感最终在追击下选择自裁

面对两支从高句丽前线撤下来的主力部队,被事实狠狠打脸的杨玄感终于决定撤围,西进关中打长安。叛军在越来越多的隋军追击下,硬着头皮向西前进。最终在小城盘豆附近,知道已经跑不了的杨玄感军,被迫决战。鱼龙混杂的大军,因为需要迎战数个方向杀来的隋军,只能展开长达五十里的阵势。结果因为首尾不能相顾,被迅速击溃。

走投无路的杨玄感,命弟弟杨积善杀了自己。这场轰轰烈烈的叛乱,仅仅持续了2个月,便被迅速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