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2019-07-11 23:04:44  来源:NET1646

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10岁杭州女孩章某欣被租客从家中带走下落不明的事件持续发酵,女孩的行踪牵动着万千网友的心。据最新消息,一名姓谢的男子称8日早上在松兰山龙凤码头附近海域看到过疑似失联女童的浮尸,目前已经报告给警方和搜救队伍。而随着事件的扩大,两名自杀租客的身份背景也被扒出,使得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谢先生向媒体表示,自己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平日喜欢出海钓鱼。7月7日,他与一行人在松兰山龙凤码头附近海域出海钓鱼,预备7月8日一早收网归来。

谢先生回忆说,8日早上天气很好,太阳刚刚升起,海面比较平静,但是海水迟迟没有涨潮,因此他们的船无法开进码头。“原本我们租的船在五六点就应该归还,但是为了等涨潮一直到了八点多才回来。”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就在8日早上八点左右,距离龙凤码头约两三海里距离的海域,谢先生见到了一具疑似浮尸。

“我就看到了下半部分,上半部分是沉在水里的。”谢先生描述他见到的景象时这样说。谢先生说,他看见的目标物穿着一条橘黄色的短裤,一双黑灰色的女士凉鞋。

由于距离目标物约有二三十米远,谢先生也无法完全确认,“看不清楚是人体模特还是浮尸。”当时船家很忌讳,因此船并没有靠近。“如果是我自己开船,我肯定还是会开过去看一下的。”谢先生说。

由于当时并没有听说有人落水失踪的消息,谢先生还安慰自己也许是看错了。

据媒体报道,女童奶奶所描述小孩走失时所着衣服,发现基本能对上。“如果这样的话,孩子生还的希望十分渺茫了。”

谢先生表示,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海面涨潮退潮,女童是否还在他发现的位置,他也不敢确定。目前,搜救队伍已经按照谢先生提供的位置继续扩大搜救范围。

女孩姑父描述租客死亡细节:两人身上只有25元

记者联系上了女孩的姑父王先生,他跟记者讲述了一些信息:

“两个人是跳湖自杀的,发现两人尸体的时候,身上只有25块钱。”王先生说,一开始两人说是要带孩子去上海,但是后来调取车票等信息后,根本就没有去上海。

“他们买票去了福建漳州。后来又去了宁波。中途的时候,还给家里人发过视频,他们带着孩子玩,还给孩子买了游泳圈,看不出什么异常。后来在宁波,也发了视频,是在网约车上,能看到红绿灯,还能看到旁边的建筑,我们觉得他们就是带孩子玩一下,当时催他们抓紧带孩子回来,他们说7号晚上8、9点就能到,但是后来他们说充电器坏了什么的,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得知租客二人自杀,王先生说他们都难以置信也很不安。“两个租客都是四十多岁的人,身份信息也没有错,想不通为什么要自杀。他们凌晨跳水自杀的时候,没有带着孩子。所以,应该还有50%的可能找到孩子。宁波警察也很热心,积极在帮我们,也希望宁波当地市民能帮帮我们找一下孩子。”

男租客:性格孤僻 在老家另有妻女

记者从涉事男租客亲属处获悉,男租客梁某华已离家十几年,其间从未和亲属联系过,甚至在父亲去世时,也没有回家。

涉事男租客梁某华老家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村,该村村支书彭正春告诉记者,梁某华十几年前已经离开村子,在村里时以务农为生,小学文化水平。

彭正春说,在离开村子前,梁某华和妻子吵了一架,结婚证被烧了。之后,梁某华和妻子相继离开了村子。“两人没有去民政局办离婚,但实际就是离婚的状态,涉事的女子谢某芳不是他老家的那个妻子。”

梁某华的侄子梁先生告诉记者,梁某华和老家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儿子正在读初中,两个孩子基本由梁某华的父母抚养。“他离开村子后就没有和我们联系过,几年前,爷爷(梁某华父亲)去世,他也没有回来过。”梁先生说。据彭正春介绍,在村子里时,梁某华的性格较为孤僻,不怎么跟其他村民来往。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昨天下午,梁某华的哥哥梁先生告诉记者,警方给他们观看了监控视频,视频显示梁某华和谢某芳在湖边的小木板坐着休息,二者相拥之后,一起走向湖水深处,“整个过程就几分钟时间”。

昨天他们在殡仪馆看到了两具遗体。“十多年没见了,不能辨认得很清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毕竟是血亲,还是很激动、很惭愧。”梁先生称,印象中弟弟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自杀的人,“比较倔强,脾气有点暴躁,心地不坏”。

男租客家属领尸体未果返乡,称其失联十多年

此前,男租客梁某华的家属已赶到宁波,希望领取梁某华遗体并将骨灰带回家乡,但因案件仍在调查中,家属只能返回等候通知。

7月11日下午,“杭州女童失联”事件中的男租客梁某华侄子梁佩文向媒体透露,梁某华哥哥、儿子等家属三人已于7月10日上午8点到达宁波,希望领取梁某华遗体并将骨灰带回家乡,但是警方告知案件仍在调查中,无法领取,家属决定先返回家乡等候通知。7月11日下午,家属三人由乘飞机离开浙江。

对于女童失联,梁某华家属表示遗憾,目前家人在等待警方调查结果,希望尽快找到失踪女孩,也希望尽快查清楚梁某华的死因。“毕竟(是)亲人,死者为大”,梁佩文说。

梁佩文透露,梁某华离家十多年和家人从未有过任何联系,期间家人试图找过,但并未报警。父亲去世时,梁某华也并未回家。对于梁某华离家后的经历、与女租客的关系,家人表示均不知情。

“当时他坐在湖边,跳下去,水很浅,肚子一半还没到,(二人)慢慢走过去的”,梁佩文回忆梁某华二人最后的“自杀”录像。

梁某华家乡所在地广东化州市六堆村村支书彭正春表示,目前杭州市淳安县已派工作组与当地警方赶赴本地调查。

7月11日下午2时38分,参与搜寻的象山雄鹰应急救援队表示,目前搜寻工作没有进展,下一步计划继续在海上打捞。

女租客:大量欠债 被家人恨之入骨

11日,有媒体从女租客谢某芳所在村了解到,谢某芳曾以买房子、做生意为由借兄弟姐妹很多钱,家里人提起这个人都恨之入骨。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租客谢某芳所在的广东化州市某村村支书林书记介绍,谢某芳自杀后,当地警方已派人联系过村里,目前谢某芳的几个兄弟姐妹仍住在村里。

林书记告诉媒体,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要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曾向她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她,“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林书记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

那么谢某芳带走孩子是为了钱财吗?那她又为什么会自杀呢?这一切尚不得而知。

女租客曾改嫁两次 跟梁某华后“学坏”

谢某芳籍贯所在地广东省化州县平定镇平山糖岸村村长谢伟华向媒体透露,谢某芳此前改嫁两次。

谢伟华向媒体回忆,谢某芳脾气有点暴躁,家中有6个兄弟姐妹,此前她曾向哥哥要了几十万用于买房等事,至今未还,她对外宣称自己很富有。

宁波警方披露,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谢伟华表示,事发后他与谢某芳哥哥交谈,哥哥表示十几年没见,兄妹感情其实很淡。

至于谢某芳与梁某华的关系,谢伟华表示不知情。梁某华籍贯所在地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村支书告诉南都记者,梁谢二人并非夫妻关系,梁某华有家室,与妻子育有一儿一女。

从村干部处了解到,谢某芳离家多年,约40岁但一直没孩子,打工认识梁某华后共同生活,村民称她跟了梁某华后开始“学坏”,母亲去世也不奔丧,两人天天在一起想着骗钱,曾向亲哥哥和堂姐借钱数十万不还。知道妹妹出事后,几个哥哥也不愿赴浙江处理后事。

女孩失踪时间线全梳理

根据失踪女孩的父亲章军的说法,有媒体梳理了整个事件的时间线:

6月20日前后:租客在携程上预定了村里酒店的房间,入住酒店7、8天,之后开始在村里走动,来到了章家。

6月29日起,梁某华和谢某芳便住进了章军老家的房子里。

7月3日中午,母亲打电话给章军,说这两名租客要带孩子去上海喝喜酒,做花童。

7月4日早上6点30分,租客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

7月4日和5日期间,梁某华发来很多三人一起游玩的视频,还和孙女通过电话,孙女告诉自己玩的很开心,吃的也很好。

7月4日至5日期间,三人确切去向不明。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7月4日高铁站监控梁、谢二人出现画面)

7月6日,三人入住宁波海曙区宁波站橘子酒店,次日(7日)上午退房。

7月6日下午,章爸爸问对方什么时候能够送女儿回家。男租客提供了一张火车票订票信息,章爸爸发现了一个疑点:这张订票信息上有一排小字显示这张票已经被取消,他开始怀疑,感觉不对劲。

7月7日12点左右,女儿给章爸爸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在象山北(音),后来他回忆,女儿当时的情绪很稳定,并没有异常。

7月7日当天,根据监控,在17时23分左右,三人经过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7月7号18点,男租客说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了。此后手机关机,再也没有联系上。

7月7日,19时18分左右,三人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象山公安公布监控画面

7月7日,22时20分左右的时候,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只有梁、谢二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没有看见小女孩。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象山公安公布监控画面

7月7日,23时01分左右,梁、谢二人又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

带走女童两租客身份背景详细资料 两租客非夫妻关系!村民称两人“天天想着骗钱” 杭州女童失联始末梳理

7月8日0时许,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尸体被发现时,两人用衣服绑在了一起。

7月8日,章军见到了孩子妈妈,在淳安办理了离婚手续。

7月10号中午,章爸爸赶到了象山

失联女童家属:租客问过家庭情况,女童或被拐卖过

7月10日,警方通报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一案,女童至今未有下落。奶奶事后回忆,租客在租房时特地询问了其家庭情况。租客特地问了一句“孙女在不在”?奶奶说“在”后,租客才来看房。

爷爷兄弟怀疑,女孩或许曾遭拐卖过。他表示从警方处得知,租客曾经拨打过一个福建的号码。随后租客没有先带女孩去上海和宁波,直接去了福建。因此怀疑,租客或将孩子带到过外地交易。

杭州9岁女童失踪轨迹

▼杭州淳安

6月底,两租客和女童奶奶讲好500元一个月,租了女童家二楼的一个单间。

7月初,住了四五天后,两租客提出朋友在上海结婚缺个花童,想带着女童去婚礼。

7月4日早上6点半,两租客带着女童从家中离开,约定6日将孩子带回。中午,女童父亲才知道女儿被接走,给男租客打了电话并加了微信。女童父亲也在租客朋友圈看到女儿玩耍的照片和视频。

▼浙江宁波

7月5日上午,女童父亲和女童通了电话,之后发现租客开始删朋友圈,在询问租客位置时,“一会儿说在厦门,一会说在宁波,一会又说温州。”根据警方的说法,他们的轨迹涉及福建漳州、温州、宁波等地。

6日,女童父亲从天津赶回浙江。综合各方消息,当晚,两租客带着女童入住位于宁波火车站附近的桔子酒店。

▼浙江宁波象山

7日上午,两租客带女童退房。19点18分,两租客及女童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点20分,两租客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点01分,两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